rss search

外面的世界很奇怪,里面的人们太可爱

line

一个多月前,我的一位朋友询问我对宗教的看法时,下面是我的回信。(文章比较长,仅供有兴趣的童鞋浏览)

 

我先说说我在Austin的华人教会里的见闻吧

     我所碰到的这些基督教徒都十分友善。例如,每周五的晚上他们都会有一个fellowship,有的教会会安排人接送我们去他们家里,免费享用(美味的)晚餐,饭后进行bible study;有的则在校园里进行fellowship,也是先免费吃饭,再进行bible study。只要你生活上有任何疑难,他们随时慷慨相助。对于我们这些留学生,在刚来的时候得到了他们的不少帮助。而这些基督教徒当年来美国的时候,也经历过我们的困惑,也是在教会里得到过无数人的帮助,所以,这种友善一直下传来。

     bible study的时候,很多弟兄姐妹会分享他们的故事。例如,有个清华的学生,她的姥姥是基督徒,有一次孙子从二楼的窗户掉了下来,姥姥当时立马向上帝祷告,后来,亲人们跑到楼下时,发现孙子好好的在地上爬着。虽然其真实无法得知,不过,这位清华的学生并非基督徒,从她的为人和讲故事时的口吻来猜测,她不像是为了偏袒基督教,而把故事说得特别神奇。又例如,网上记载说,在广岛(?)那次的原子弹爆炸之后,竟然有一对美国(?)夫妇幸存下来,后来美国政府把他们抓起来研究,但没在他们身上发现什么特别的地方,而这对夫妇只是说,他们有个习惯,就是每天读玫瑰经(天主教的祷文)。类似的故事比较多,例如生病的人得到医治,又或者是有的人把自己的脾气毛病改掉之后像变了一个人,等等。因为这些都出自他人口中,真实无从考究。而且说话者本人大多是基督徒,难免会受其自身立场的干扰(也因此容易遭人质疑)。所以,我再列举其他例子,也不能增加其说服力。

      我试着去思考,如何去解释这种特别的友善和离奇的神迹。先看看他们都是些什么样的人。

【研究对象】

这些基督教徒大多拥有博士学位,而且他们那一代出国的人,大多都是高才生(不像现在,是个人都能出来)。同时,估计他们受马克思主义的洗礼/洗脑比我们还要深,要接受有神论估计也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他们很多人在受洗(正式成为基督徒前)把圣经读过很多遍,提出过各种的质疑(例如有些人是接触基督教十多年后,才信的)。不过,我可以质疑说,那些愿意去了解基督教的人,心地可能比较淳朴/单纯/简单。(我的观察也是如此,很多第一年刚来的新生,愿意参加教会的聚餐或活动的同学,大多比较心底善良)如果真是如此的话,“研究的样本”本身可能就是经过筛选的,不完全代表总体。其次,由于我们只能事后解释,就像成功学一样,看到结果时,所有之前发生的事情都有可能是这件事的原因。只有在保持其他因素不变,单独地改变某个因素而导致了不同的结果时,我们才容易得出因果关系。所以,没有控制组,没有控制无关变量,很难得出比较确凿的结论。 

【研究方法】

    对于他们的友善,你可以解释说,物质基础决定意识,这些华人大多生活优裕,给我们一些小恩小惠、吃顿饭算不上什么,也算是饮水思源,回报他们当初收到过的恩惠。而对于神迹,你或许说,这大多数是心理作用(即安慰剂效应placebo effect心理学有专门研究这个)。“七分精神三分病”,祷告完后,他们心情好了,病情得到好转也不奇怪。再者,也有可能是报喜不报忧,祷告后见效的人就出来分享他们的故事,而我们却没有听到另外一半人的声音。 

    不过,值得留意的是,我提到的这些都只是质疑。当我们证明了,安慰剂效也能解释这个现象的时候,并没有推翻原来的解释(因为这两者不是对立的,不是非此即彼)。提供另外一种解释,并不一定就否定了原来的解释。

  

他们后来是怎么相信基督教的?

    刚接触基督教的这些华人,一开始大多会怀疑上帝是否存在。但看着基督徒身上的那种独特的人格,听着他们所说的“传奇”故事时,有些人会将信将疑,不过也产生了兴趣去了解。他们也开始读圣经,中间会提出各种的质疑。后来,可能经过各种的缘由(这个我不大清楚),成为基督徒。在他们亲身体会过神带给他们的平安、喜乐、甚至是神迹时,很多人就会感慨,当初早信就好了。于是乎,他们就很急切地想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其他人(传福音也就是这个意思)。由此看来,大部分人一开始是从理性上去怀疑基督教,但后来也许是在感性上受到体会,继而对基督教的理性认识也发生改变,最后在感性和理性上都相信着上帝。 

    为什么非得成为了基督徒之后,他们才更“真实”地体会到上帝的恩典呢?科学家们可能会说,你能显神迹是吗,那你现在就显给我看嘛,为什么要非得做了基督徒之后,才说什么神迹呢?当然,基督徒也可以解释说,提出这种疑问的人,大都是还没成为基督徒的人。站在门外的人,可能就看不见门内的东西。如果它就是要求,你要成为QQVIP会员,才能享受VIP的服务,那样的话,你就不能埋怨腾讯了。科学家们可能还会问,你能治病是吧,为什么这个人祷告后,病就好了,而那个人祷告却没什么改变呢?基督徒也可以解释说,哪怕是吃同一种药,也是有的人吃了病就好,有的吃了却不奏效。而且,各人的造化也不同,如果智力相当的两个学生,放假时一个勤奋地看书看了7天,另一个出去玩了7天,第8天老师给他们补习,结果一个成绩好点,一个成绩差点,我们是否就可以怪责老师教的方法不灵,或老师偏心呢?

 


佛教

像易经一样,佛教十分的玄奥高深,我对佛教也了解不多。在教会里,讨论到佛教的时候,基督徒大多会说,佛教更多的是哲学,是释迦牟尼个人提出来的一套理论,释迦牟尼一开始也没把它当作一门宗教来传扬。而且,对比身边一些去寺庙里拜拜,或者自称是信佛的人,在他们身上,好像没有看到像基督教徒那样的奇妙作为。那么,佛教是否就是如此呢?

小学的时候,我比较喜欢数学,初中和高一则比较喜欢物理,因为当时教这些课的老师都教得特别好。所以,我喜欢一个学科,是受到了老师的影响。而很多人之所以有兴趣去了解基督教,也是因为在基督徒身上看到了一些特别的东西。可是,如果教这门课的老师不怎么好,或者这个基督徒身上没什么特别,你是不是就不去认识这门学科,不去接触基督教呢?如果等到某一天,你发现这个基督徒身上原来还有这样那样的恶习,你是否就认为,咳,基督教也不过如此而已呢。就像上次说的投射一样,我们需要凭借一些看得见的事物来了解其背后的道理,但不能受制于眼前所见。我们想要认识的是基督教,而不是基督徒。

 那为什么大陆很多自称是信佛的人,真的好像没什么奇妙的作为呢?每个人“信佛”的原因有很多,不少人只是为了升官发财、求子女平安。佛教讲因果报应,讲轮回,于是乎为了行善积功德,寺庙里借着捐钱的名义收敛钱财,而大家也争着去“放生”(即去寺里买一些鸽子,然后把他们放了)。这就像小学生为了争取老师的小红花去做好事,而做好事只是为了小红花。佛教说无相,不要执着于事物外在的相,而大家却到处去拜一尊尊的佛像,而且以为佛像越大就越灵。佛教让我们去参禅打坐,(也许是想)让我们在一天里腾出某个时间,把纷乱的心平静下来,把头脑空出来,可惜我们打坐时心猿意马,想入非非。好吧,打坐时什么都不想,这很难办到,那就留下一些经文,(也许是想)让我们在重复地诵读这些经文时,能让意念集中,可惜很多人只是把经文当咒语,一边念就一边想着今晚的电视播什么节目。在物欲横流的花花世界里,很难戒掉七情六欲是吧,那就去一些神山古寺里修行,那里了无人烟,好让你免受外面的诱惑,但这却让一些人穿着袈裟,暗地里吃起狗肉、娶起老婆来。以上总总,也许是形式与内容的难以平衡。就像我们定下清明这个节日,好让大家来缅怀先祖,但这个祭拜的仪式却未必让我们生起敬拜之情,可能还会异化成集体性污染环境的行为。所以,不是仪式本身有问题,而是我们自身有问题。

记得之前听人讲过,“忍”字心上一把到,所以对待苦楚、别人的嘲笑、逆境时,佛教不是叫我们去忍,因为忍是很痛苦的,(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而是用包容的心态去对待。佛教里提到,除去七情六欲,而这种不是让我们不要哭不要笑。对我个人而言,当我慢慢长大,逐渐体会到欲望的轮回的时候,逐渐感觉到在得到与失去之后,一切都会回复平静的时候,我慢慢地习惯了把事情看得淡一些。所以,我感觉,所谓的七情六欲并不是你刻意而除去的,它是一个自然而然的过程,如果要人为地去斩断七情六欲,可能会比较困难(甚至痛苦)。不过,这只是我个人的体会。

    就像易经会被用来算命一样。窃以为,佛教的道理太深,不大适合要求所有人去领会。而基督教讲求仁爱,其教义简明而易行,比较适合在大众中传播。等到我们有了基督的仁爱,思想觉悟达到一定程度时,再接触佛教也许会更好。 

 


 

 真实还是有效?

     如果有一个小孩,他跟爸爸生活了十几年,这位爸爸对孩子很好。但有一天,有人跑来告诉这个小孩,说这位“爸爸”不是他的亲身父亲。如果暂时不考虑子女理应报答生父之恩的话,你觉得这位“爸爸”是不是他的亲生父亲,真的那么重要吗?如果一个患了癌症的人,西医已经说没得救了,只能活一个月,后来这个病人在某个村落了认识了一位赤脚医生,阴差阳错地被他的气功治好了,但我们却不知道如何解释这种气功,你觉得对于这位癌症病人来说,如果还能多活几年,使用什么方法真的显得那么重要吗?(当然得是合法的方法)我不是在模糊是与非、对与错的界线,只是想提出个想法,让大家来一起思考思考。

就如同我们只能看见可见光,却看不见紫外线;我们只能听见鸟的鸣叫,却听不到大象的交流一样,我们可能会受限于我们的感官。尽管现实是客观的,但我们的所见所闻,都是被我们赋予了意义。 

【客观事实的范畴】

     红色与绿色其实只是波长不同的光,在狗的眼睛里,世界都是黑白的照片;益虫与害虫也都是针对人类而言,而对一只猫而言,老鼠也是益虫。至于我们的所思所想,也是受限于我们现有的知识与观念。 

【主观论断的范畴】

     一夫多妻,还是一妻多夫?何为道德,在不同的体系里会有不同尺度。所以,我们都生活在自己构造的认知世界里面,并被自己的认知(观念、看法)所束缚。当然,我并不是说,因为我们的认知能力有限,就可以暗度陈仓地证明了上帝的存在。我只是说,“我们都是井底之蛙,不同的只是井口的大小而已”。不能因为自己看不见,就断定别人也看不见,把别人眼中的世界也否定掉。

      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发笑。我甚至有时候会瞎想,假如上帝真的存在,而它故意完了一个trick,它故意把东西设计得不那么完美,故意让证明它存在的体系存在漏洞,看你还相不相信它。(耶稣死后复活?耶稣被钉在十字架是为了赎我们的罪?这真是笑话,谁会相信。)

   或许,上帝就故意跟大家开了这个玩笑。

 


我自己

      我之所以“貌似挺淡泊的”,确实跟我的成长环境、经历有关。我几乎一生都比较平坦,没遭遇什么大的挫折和苦难,甚至不时会有一些我意想不到、甚至是(我觉得)不属于我的好运,临到我的头上。例如,之前翻译哈佛视频后受到不少好评(还上了网易和《新周刊》),大一凭着在学院调研大赛的一篇报告连续获了几个奖(甚至是到了大三的时候,不知道为啥学校还弄个创新奖,分了3000块给我们),初一的时候数学不算拔尖的我却稀里糊涂地还拿过一次“挑战杯”数学奖。当然,如前所说的成功学那样,我可以用千万个理由去解释它们。但我还是喜欢把它形容为狗屎运(不是谦虚,而确实是这样)。不过也正是因为没有经历过什么风浪,我的思想才显得比较天真和幼稚。 

      至于成长的环境,在我很小的时候,我的母亲接受了一种类似于佛教的宗教,所以我从小也耳濡目染。我比较倾向于“泛神论”(不知道是否有这个词),我觉得,上帝也许是存在的。不同宗教会有不同的知识体系,使用着不同的名称,但它们都在说同样的东西。假如上帝真的存在,它不会因为穆斯林喊它叫真主阿拉,就换了另外一个人。而之所以需要有不同的宗教,是因为对不同的人,需要用不同的方式或道理来渡化。基督教对于某些人来说太浅,佛教对于某些人来说太深(或太苦),所以就得因材施教。不过,我不是一个忠实的教徒,佛经没翻过一本,圣经也没看过几页。所以,我也不能证明给你看,上帝就在那里。

      隔着玻璃看这个世界,有时候不知道你所看到的,是玻璃上的图片,还是玻璃后的画面。


3 comments

line
  1. Zhu Liu

    由此看来,大部分人一开始是从理性上去怀疑基督教,但后来也许是在感性上受到体会,继而对基督教的理性认识也发生改变,最后在感性和理性上都相信着上帝。

    我就是这么信主的。

    line
    • Helen

      我信佛时也有过类似的经历。虽然最初接触佛教的原因是对佛教文章中的某句话有同感想探探究竟。

      我现在对佛教中描述的六道轮回等超自然现象依然保持对尚不可知事物的敬畏态度和一些象征意义去理解,比较接受佛教既不相信有神论也不相信无神论的说法。  但是打坐的时候确实感受到了一些微妙的神奇现象。 打坐的重点在于注重当下,放下执念, 那种感觉有点像心中吹起一股清凉的风,会让心情平静。 有时睡不着觉,想象一下那种感觉就能睡的很好了。   也许是相信的力量本身加上一些思想方向的指引最终作用了这种神奇吧。

      line
  2. 匿名

    为什么上帝怀中的美国人走在科学的前沿?为什么儒教与马列救不了中国人的道德信仰?宗教似乎不全然与理性相悖,宗教大概是给予人关于“何为正义、价值”的理念吧。宗教(仪式)属于信徒,教义属于世人(包括信徒)。

    line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