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search

【摘】人能弘道,非道人能?

line
 
 
今天上午去孔院上课,杨老师留我们下来谈话。在交谈中,我提出了一个观点。文化的弘扬事业,应该由社会上居其位的人去做,而不是靠平民百姓去做。尽管社会风潮会产生一定的影响,形成合力,但是最后起到决定作用的还是少数掌握了资源的人。
 
实际上,不是精英决定历史,也不是人民大众决定历史,而是资源决定历史走向,无论是谁,其身份如何,如果掌握了社会资源,并且操纵之,那么就能决定某种文化的兴衰成败。因为有时候,文化是那么地狗腿。
 
理想主义者,呵呵,读过几天书的人都有理想,理想不是资源,仅仅是动力。理想换句话说就是欲望,就是功利之心。不完全等同,也类似了。有了理想,就有了不安分的心,尤其是年轻人,谁不想做番轰轰烈烈的大事出来。但是从实际情况来看,掌握了足够资源,能够作成事情的人,太少太少,放眼望去,网络上那么多活跃的积极分子,谁能担起重任?没有,前景一片茫然。别看现在这么红火、热闹,不过是一时的新鲜,过不了多久就烟消云散了。大众的兴奋点永远是有限的,不会长久的。这里所说的资源,不仅仅是雄厚的资金,更是社会地位和社会关系,谁的话够分量,做的事情别人要给面子。在潜规则中游刃有余,或者本身就是潜规则的制订者。
 
没有资源,就不能弘道,没有能耐弘道,文化对于个人来说,就是私人的修炼,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此言不虚。不要以为现在是网络世界,就可以“穷济天下”了,或者依靠弘道来博名取利了,那是不可能的。
实际上,兴汉事业就是一个公益行为,本质上是一个砸金钱砸精力进去教化别人的工程,没有觉悟的人是不会去做的。但是有觉悟无实力的人去做的话,做了也白做,影响实在有限,杯水车薪。就像现在的衣服造势,尽管我们花费了无数力气告诉世人,民族的重要性,但是依然被解读为古装,依然是作秀。很简单,因为是民间,是小人物,即便掌握着真理,也不过是笑话。相比那些给官员上课的专家教授,他们难道是笨蛋是傻瓜吗?不,这些都是人精,在塔尖的一群人,见识和思考都比我们深刻一万倍,他们为什么不表达出来,不挥手发起运动?就在于他们没有这个必要,而且他们可不是冲动的理想主义者。人文不比科学,哪能迂腐?即便读了十三经也不敢轻易谈弘道,何谈其它?!
 
我有时候在想,即便我们开发出来了完整的服饰体系,那又怎样呢?成功地举办了几次活动,那又怎样呢?能改变这个社会的风气吗?能为汉族意识争取到一定的社会地位吗?
 
早期的人们一个个地离开了,为什么呢?因为看不到希望,只有绝望。是的,什么都没有,兴什么汉呢?或者,做好自己本职工作,就是最好的兴汉方式了。所以,当再次面对满屏的辫子戏,满街的伪唐装,只有一腔的悲愤和无奈。现实将理想碾碎,剩下的只有麻木的心灵。
 
当我们觉得很重要的事情时,别人会觉得莫名其妙,当然,会说,啊,一般人哪里有眼光?是的,是没有眼光,和氏璧在没有被剖开前,就是一破瓦烂石。没有实力将理想变成现实,世人就是不会被光辉灿烂的理想所折服的,就是这样势利,无论怎么说都是这样的。不然的话,为何伪唐装要依靠核心来走红呢?官产结合,才是硬道理。
 
尤其是那些没有一点点汉文化修养的人,就仅仅是为衣服而衣服,积极活跃,然后制造一大堆有时候很令人哭笑不得的新闻。
 
悲哀的是,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有时候不是去图谋干什么事业了,就仅仅找个志同道合的人倾诉一下自己的所思所想,这样的愿望都成了奢求。
 
 

 

思考:

顺风而呼,声非加疾也,而闻者彰。我一直相信,并不是每个牛人都会被历史记住,很多人都只充当了扫地僧。也许,台上的聚光灯就那么几盏,并不是每个人都会照亮,这就像香港的明星,能不能走红,不仅取决于你长得好不好和唱得好不好,还在于有没有人去捧你。

有的人的声音之所以被别人听到,只是因为他们手中拿着扩音器。有些人之所以能出名,不是因为他们更有理想,而只是因为他们有更多的资源去实现他们的理想。伯乐与千里马的故事,重点不在有没有得到赏识,而在于是谁赏识你。

然而,果真是如此的悲哀吗?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