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search

next page next page close

Why am I here? (二)真实还是有效

     前一阵子得知,我的一位刚考上研究生的大学同学有点想退学,其缘由是社会对心理学这一专业的需求不高,花3年的时间读个心理学的硕士,可能还不如现在就直接出来工作。他是个挺理性的人,所以我猜想,这个问题应该困扰了他很久了。如果是你,你会对我的同学说些什么呢?

    我想起了以前看过周正老师的一个咨询故事:

    一位中大的女生喜欢上了院里的一位硕士。热恋了一年,突然在某一天,一位师姐找到她,告诉她,他的真正女友是她,他俩是大学同学,曾同居三年。她还送来了厚厚的一个信封,说里面全是照片还有情书,见证了他们的海誓山盟。

    这个信封现在就摆在书桌上,像一个定时炸弹要彻底炸毁我,世界刹那间仿佛变成了黑暗的深渊。爱立时变成了恨。

    于是,她问周老师,她正在犹豫要不要打开这个魔鬼般的信封。

(全文 …)


next page next page close

Why am I here? (一)幸福在哪里

We are more in love with desire than the desired.       ——尼采

     毕业4个月了,回看旧同学写的这些留言,甚是感动。大家的愿望都是那么的简单而现实:稳份好工、娶个漂亮的老婆、开一间咖啡厅、背上背包去旅游……。虽然十分的简单,但经已是我们的愿望。当大家都要为生活而忙碌时,或许只有少数“幸运”的人,能像我那样还可以肆意的享受大学的生活——自由的生活。

 

(全文 …)


next page next page close

哈佛:孰对孰错 Justice:What’s the Right Thing to Do (12集完 字幕下载)

 

这次翻译公开课,让我明白了几个道理:

1、历史就像个舞台,如果刚好灯光照到你了,你就被“看见”了。

2、后来者需要通过既来者推荐或认可来“往上爬”。 其实我只是个无名之辈,刚好当时某个IT名博在他的博客上转了我的视频,才会有这么多人去看。不然估计我当时在优酷上传之后,至今点击率都不会超过1万。

3、媒体的力量是强大的。

 

留个念吧:

(全文 …)


next page next page close

别把差异当优异

      我有个朋友是刘瑜的fans,我知道刘瑜也是很多人的偶像。但我基本上不怎么看文学作品、散文啊什么的,觉得写那些的人很多都是玩弄文字来煽情,没太多的实质内涵。几个月前,这位朋友推荐了刘瑜老师的《琥珀之城》给我,写的是她在剑桥的学习见闻,其中写道:

     基本上要预测一个国家的民主质量,统计一下有多少人爱闯红灯可能是非常有效的变量。一个有很多国民不但不闯红灯、行人绿灯亮了还不够还非要等汽车绿灯亮才发动自行车的国家,对人类文明做出不成比例的巨大贡献,那是非常地不奇怪的。

    文章聊到了英国人对待“一张桌子的摆放位置”的认真、自行车等绿灯的排队精神,字里行间流露出对英国人的赞赏,和对国人的不满。我还不至于妄自评论刘老师的文学素养和文字功底,但类似这样的言论看过不少。由于现在出国的人很多,而且不少的是出来几个月、一年的访问学者,在美国的社会里“走马观花”之后,有感而发,就会写出类似这样的言论。

    分析美国的文章和书籍,估计多得不可估量,大家也没必要听我瞎吹,而我也不善于这种宏观的社会分析。但我们可以设想一下,如果一个年轻人能解出三角函数,而一个7岁的小孩解不出来,你不会说这个年轻人比小孩的智商高多了;如果我跑步时颠倒了,跑在前面的你不会说,我怎么跑这么慢,而我也不会说,你怎么能跑这么快。我们所看到的,可能只是两个事物的两个不同阶段,是因为这个时间差而凸显了两者的“优劣”我觉得,事物之所以是我们现在所看到的那样,会有它的原因。而这个原因不一定特别的崇高,它也承载不了我们的赞词。

    “如果苹果掉到被生在中国的牛顿,可能被爸爸骂道,还不赶紧讨个老婆去!”牛顿并没有我们想象的那样伟大,苹果砸 头的故事也是后来传开的,而万有引力也并非是砸头而获的灵感,甚至有点像是盗用了别人的灵感(可以看看这里)。而刘老师对三纲五常的批评,是否有点取其糟粕,弃其精华呢?西方国家目前确实在科技上强盛于我们。格物致知,这是在探寻物(的)理,是求真。但窃以为在求真之后会回归到求善。我觉得,中国古代的一些思想还是很深邃的。与西方国家相比而显出来的落后,不一定在于这些思想的迂腐。苹果籽没结出梨子不是因为苹果籽不好,而是因为它本来就应该结苹果,而非梨。

      美国固然有很多值得我们学习的地方,尤其是它的商业、金融、法律系统。但美国人更像是富二代,得益于其heritage effect,它现在依然活得很体面。但不能因为它现在看起来还很强大,就把它的强大归因于我们现在所看到的一切。我的一位朋友认为,美国是一个受神祝福的国家。在美国,教会就银行一样,到处都是(在美国这样一个相对地广人稀的地方,可想而知这样的密度算是很大的了),保守估计,美国的基督教徒所占比例是约70%以上(参考这里)。

    “GOD Bless America!”, said Obama.

(全文 …)


next page next page close

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飲 — 留学2年小结

心比天高

     之前认识到一位南开大学数学系、TAMU刚毕业的年轻老师。他聊到了一些事情,使我很受触动。他在TAMU念书时,换了几次老板,“年轻人总想飞,总想写出一篇被写进教科书的文章,奠定自己的学术基础。”正在做着一个project的时候,好像想到了一个更大的idea,就想放下现在的project去做新的。而这样做的弊端在于,你之前那个project所积累的学术知识和人脉可能都搁置了。有时候,他会长时间地思考一个问题,但他告诉我,有时候你想透了之后,你就不想去做了(没有了一开始的动力去做了)[因为通常一个project可能得花费你一两年,甚至更长的时间]。而我们以为我们想透了,但其实没有,“在30岁前你不要认为自己想透了。”

     所以,他觉得,先做,边做边想。他又聊到说,昨晚他在凤凰网上看了《拖延心理学》,厚厚的一本书,看完之后觉得其实也没讲什么,觉得我俩用十几分钟可能就把这本书的内容聊完了。但“人家好歹是做了实验去验证,还写了一本书,总比我们在这里瞎聊更实在”

     用一个好友的qq签名总结就是,“心比天高,命比纸薄。”年轻人虽然敢想敢做,但容易心浮气躁,都想一步登天。   (全文 …)


next page next page close

外面的世界很奇怪,里面的人们太可爱

一个多月前,我的一位朋友询问我对宗教的看法时,下面是我的回信。(文章比较长,仅供有兴趣的童鞋浏览)

 

我先说说我在Austin的华人教会里的见闻吧

     我所碰到的这些基督教徒都十分友善。例如,每周五的晚上他们都会有一个fellowship,有的教会会安排人接送我们去他们家里,免费享用(美味的)晚餐,饭后进行bible study;有的则在校园里进行fellowship,也是先免费吃饭,再进行bible study。只要你生活上有任何疑难,他们随时慷慨相助。对于我们这些留学生,在刚来的时候得到了他们的不少帮助。而这些基督教徒当年来美国的时候,也经历过我们的困惑,也是在教会里得到过无数人的帮助,所以,这种友善一直下传来。

     bible study的时候,很多弟兄姐妹会分享他们的故事。例如,有个清华的学生,她的姥姥是基督徒,有一次孙子从二楼的窗户掉了下来,姥姥当时立马向上帝祷告,后来,亲人们跑到楼下时,发现孙子好好的在地上爬着。虽然其真实无法得知,不过,这位清华的学生并非基督徒,从她的为人和讲故事时的口吻来猜测,她不像是为了偏袒基督教,而把故事说得特别神奇。又例如,网上记载说,在广岛(?)那次的原子弹爆炸之后,竟然有一对美国(?)夫妇幸存下来,后来美国政府把他们抓起来研究,但没在他们身上发现什么特别的地方,而这对夫妇只是说,他们有个习惯,就是每天读玫瑰经(天主教的祷文)。类似的故事比较多,例如生病的人得到医治,又或者是有的人把自己的脾气毛病改掉之后像变了一个人,等等。因为这些都出自他人口中,真实无从考究。而且说话者本人大多是基督徒,难免会受其自身立场的干扰(也因此容易遭人质疑)。所以,我再列举其他例子,也不能增加其说服力。

(全文 …)


next page next page close
next page next page close

看到什么?


next page next page close

我是___


next page next page close

叫得最响的公鸡

“公鸡不必下蛋,但也不能乱叫,更不能装作会下蛋。在罗蒂眼里,今天的哲学家,尤其是分析哲学家,就像是一群从来不下蛋却叫得最响的公鸡。”

(全文 …)


next page next page close

【摘】人能弘道,非道人能?

 
 
今天上午去孔院上课,杨老师留我们下来谈话。在交谈中,我提出了一个观点。文化的弘扬事业,应该由社会上居其位的人去做,而不是靠平民百姓去做。尽管社会风潮会产生一定的影响,形成合力,但是最后起到决定作用的还是少数掌握了资源的人。
 
实际上,不是精英决定历史,也不是人民大众决定历史,而是资源决定历史走向,无论是谁,其身份如何,如果掌握了社会资源,并且操纵之,那么就能决定某种文化的兴衰成败。因为有时候,文化是那么地狗腿。

next page

Why am I here? (二)真实还是有效

    ...
article post

Why am I here? (一)幸福在哪里

We are more in love with desire than the desired.      ...
article post
thumbnail 哈佛:孰对孰错 Justice:What’s the Right Thing to Do (12集完 字幕下载) article post
thumbnail 别把差异当优异 article post
thumbnail 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飲 — 留学2年小结 article post
thumbnail 外面的世界很奇怪,里面的人们太可爱 article post

我只是其中一个持信人

    ...
article post
thumbnail 看到什么? article post
thumbnail 我是___ article post

叫得最响的公鸡

...
article post

【摘】人能弘道,非道人能?

理想主义者,呵呵,读过几天书的人都有理想,理想不是资源,仅仅是动力。
article post